未来30年,我不能保证‘新峰计划’